唐末大宦官田令孜弄权误国的那些事儿

文章主题:历史人物  文章来源:文化杂谈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03 20:17:47

田令孜于咸通中从义父入内侍省为宦官。僖宗在藩邸时,田令孜忠心护侍。及至僖宗即位,擢升田令孜为左神策军中尉,“政事一委之,呼之曰父”。黄巢入关,田令孜扈从天子入蜀,因“颇有匡佐之功”,“由是益自肆,禁制天子不得有所主断。帝以其专,语左右辄流涕”。

大宦官田令孜

田令孜随天子回长安后。更以天下为己所有。他频频派遣亲信督察诸镇,不附己者以罪除徙。而在镇压农民起义中恶性膨涨起来的藩镇,又不把田令孜放在眼里,因而多次发生强藩与田令孜冲撞的事件。

这时,河南北、江淮上供全无,三司转运没有调发之物,度支惟收京畿、同、华、风翔等数州租税,赏赍不时,士卒怨声载道。田令孜为解决其所统禁军粮饷不给问题,就首先在收回盐利上打主意。

在此以前,安邑、解县两池盐务皆由中央榷盐使所领,国家岁收两池盐利300万缗。黄巢入关后,内外百司各失其官守,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因而得专盐池之利,每年只贡奉3000车盐以供国用。这时,田令孜奏请复如旧制,以两池盐利收归中央,并自兼榷盐使,“收其利以赡军”。

威权震天下的田令孜,本以为王重荣会拱手听命,让出盐利之饶。岂料诏书下后,王重荣上表沦诉不已。他以旧例河中节度使兼榷盐使为借口,拒不放弃既得权益,僖宗复派中使往谕,王重荣恃功不奉诏命。恰在这时,田令孜养子匡枯宣慰河中归来,对田令孜大讲王重荣的恶行,并劝田令孜及早加以图害。

田令孜奏请将王重荣徙镇泰宁(定州),以义武节度使王处存为河中节度使。王重荣拒不奉诏,并多次上表斥田令孜离间君臣、藩镇,历数田令孜十大罪状。田令孜遂决意动武,联合邯宁节度使朱玫、凤翔节度使李昌符,并纠集鄘(今富县)、延(今延安)、灵(今宁夏灵武西南)、夏(今靖边南白城子)等州兵凡3万屯驻沙苑。

王重荣自感独力难支,遂向河东节度使李克用求援。李克用正想找个发泄愤怨的机会,加之对朱玫、李昌符阴附全忠(朱温)不满,于是向天子奏称:“玫、昌符连全忠为乱,请以兵十五万渡河枭二竖,然后平汴雪大耻”。这样一来,僖宗慌了手脚,赶忙派使向李克用百般解释。而朱玫欲朝廷讨伐李克用,多次派人潜入长安“烧积聚,或刺杀近侍”,却扬言是李克用所为,搅得“京师震恐,日有讹言”。

总之,由于田令孜弄权,诸藩镇要同田令孜决一雌雄,僖宗内受权阉控制,外为藩镇制约,只好夹在中间随波逐流。

 相关阅读
 推荐阅读
热点排行>>
图文阅读>>